趣记博客 其他分享 【备份】泽连斯基对乌大学师生的致辞

【备份】泽连斯基对乌大学师生的致辞

image.png

以下是原文翻译,不要瞧不起戏子!泽连斯基的讲话全文。译者注:这篇致辞对战后乌克兰的体制与发展方向提出了许多开放性问题,包括兵役制度、安全保证、枪支管理、财政分配等,呼吁全国性的大讨论,当然也暗示了泽连斯基本人的立场。【符号内为译者为适应汉语逻辑而添加的句子】,粗体系本人所加。

很高兴今天能与你们对话,我希望这会是一次真正的对话,而非你们已经受够的讲座或研讨班。

所以,在我的演讲中,我会提出问题,我对你们每个人的回答都很感兴趣,你们每个个人。

所以当你们提问时,请选择一个或者多个我提出的问题,并给出你的回答。让我们开始吧。

当下对我国是个很特殊的时刻。数百万公民正在为我们民族的生存与自由而战。这确实开启了很多新的可能性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可以自己选择国家的未来。这不是说被动适应上一代甚至是外国创造的条件,这是战前的乌克兰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情况【而非当下】。我们现在可以有意识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以下是目前可能的一些事情。

这些机会相当重要,现在是时候决定你们想要生活在什么样的乌克兰了。

所以我对你们的第一个问题是:乌克兰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国家?顺着这个问题,合乎逻辑的可以推导出好几个相关问题。

你想生活在乌克兰吗?你是否需要乌克兰做出一些改变才愿意生活在这里?又或者你相信自己的国家已经拥有了一切让你愿意生活在这里的东西?

让我们更进一步。谈论改革的国家很多,就算是在最发达的国家也时刻都有。“我们的制度无法运转,需要修正”,这是许多政客的常见说辞。

但在一些国家,比如当下的我国,我们不仅有机会“修正”现存制度,还有机会根据我们的最大利益,创造新制度。不仅是在此时此地,而且也包括那些需要最好的制度的地方。

当然,这场战争终结了战前乌克兰生活中的许多东西,但不是全部。比如,一些在战争中流难国外的乌克兰人说,我们生活中的某些要素远比其他国家要进步。

我们在公共部门开启的数字化。非常易得的通信与互联网。服务行业的效率与工作意愿远超许多欧洲国家。事实确实如此。必须注意到,即使是在全面战争中,我们的【公共】机构也没有崩溃。银行系统仍在运作,财政与公共行政也在运行。国防与后勤,面对敌军在某些方面的优势兵力与装备,仍在运转。

【我们的】社会确实有其特定基础,不运用它是不明智的。但一个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是,俄国仍会一直存在,它一直会是个威胁。2月24日之后,我们成就了许多。现在,全世界对我们的潜力刮目相看。

你们也许已经看到了福布斯杂志前后的两篇文章【合订本】。2月12日标题:俄国会入侵乌克兰吗?5月16日的标题:乌军会侵入俄国吗?

全世界开始以另一种眼光审视本地区的局势与实力对比。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看待自身。我们的人民如何看待自己的国家。所以我的下个问题是:什么样的乌克兰才能让你们觉得有能力面对任何威胁?

这也引出了好几个问题。

比如,一支专业的合同军队【志愿兵制】?又或者辅以一定形式的征兵制?军队规模应该有多大?公共支出的多少比例应当分配给国防?是否应是最大的一部分?是否允许私人军事公司存在?为了让全体人民获得自卫能力,是否应有适用乌克兰全体男女的普遍兵役,就比如像以色列那样?

全体公民或其中显著的一部分,是否应像其他国家那样,每年接受军事训练,并在其间保有其薪资与工作岗位?就像在参加这场会议时也保留薪资与工作一样。

你是否做好了亲自武装保卫乌克兰的准备?又或者你认为让其他人作战是公平的?

我提出的这些问题不是修辞性的,这些问题需要真正的回答。这也不是关于政府与政治的技术性问题,而是我们的人民如何互相理解,如何在乌克兰生活的问题。因为这是我们的家园,你们每个人的家园。

如何在【在这个家园】停止争吵,共同生活,促进共同利益?比如,常有些后方的人,要求前线的人把占领者一路驱逐到库班。军队里有些人最多发布自己身着迷彩服的照片,却表现的自己能指挥的比任何人都好

你如何看待这些人,比如,在政治中?又或者在媒体中?在任何地方?不过,这不重要。问题是,他们的个人情感与志向如何影响现实,影响真实的战争?非战斗人员是否有权要求士兵做什么?要求他们满足你的期望?这公平吗?

在这方面,我对你们有些问题:你认为有哪些国家会是乌克兰未来可能的安全保证国?

我们是该选择我们信任的国家吗?又或者是任何足够强大的国家?

对乌安全保证会是一个保证我国未来和平的绝佳工具。尽管这并不允许我们松懈国防。但我们仍会积极考虑【外部】保护。我们也必须认识到,没有任何安全保证比得上公民保卫自己国家的意志。因为这首先是自卫-家庭,家园,国土,生活方式。这就是国家,一切都是。

所以你们中,有谁准备好了,或没准备好亲自卫国,请告诉我原因。

或许你们有谁找到了保护国家安全的其他方式,真的很特别的那种。或许是网络安全,或许是加入某种形式的志愿服务。或许,是未来的商人或科学家,以及许多你自认为合适的其他选项。

所以我的下个问题:国家是否有权裁定谁将入伍?又或者让人民在战时自行选择?

当然,对这些问题,我有我自己的答案。但乌克兰与俄国等很多专制国家不同。乌克兰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生活的规则。

所以下一系列的问题:

既然俄国一直会是我们的邻国,我们必须考虑乌克兰国内安全的形式。关键在武器。

一般人是否需要像美国那样的持枪权?

又或者像瑞士一样,拥有“武装公民”,可以快速加入国防,退役士兵可以保留自己在军中获得的武器。武器管理制度应该是什么样的?允许公开持枪吗?还是说限制在家中?持枪规则应该全国统一还是地区变通?在入侵威胁更大的地区,持枪规则是否应该更宽松?战后的乌俄边界当如何运作?开放还是完全关闭?

换句话说,你如何看待战后的乌俄共存方式?如何看待俄国公民?乌俄之间还能有他们所谓的“亲戚一般的关系”吗?又或者这种关系应当被有意限制,即使在一定水平上仍然存在。

让我们继续。

我离开校园很久了,可以理解的是,我更多思考我的子女将在哪所大学里学习,哪所乌克兰大学。这很重要。也许我快要18岁的女儿会出现在你们用过的哪间教室里。

但我对自己的学生时代仍有记忆,我记得我们那一代常有虚度光阴之感。

在教室与讲座中虚度年华,过去以及现在有许多学生认为,大学里的五六年相当漫长。也许,如果是医科生,要用七年甚至是终身来学习,考虑到一切不确定因素的话。

但如果是其他专业的话,一定要五年吗?也许有些二三四年就够了,特别是考虑到现代经济与技术的发展速度。

你们是怎么看的?你们为的是什么样的经济生活做的准备?

你是否预期自己一生中会有转行?几次?又或者什么专业在你们眼中是不会被AI与机器人取代的?

又或者教育系统中私立教育的比例值得提高?你们是怎么看私立大学,私立学校,私立教育的?

你们大学里的课程是否可以与校外的其他课程相竞争?你们是否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

当今世界,速度是最重要的,比以往还重要。速度就是学习能力。在所有方面,工作中,生活需求的不断转变中。【这就是】现代生活。

我也许说的很长了。最后一点。一个问题,俄国对乌克兰发动的全面战争已经进行三个月了。历经八年顿巴斯战争,这场战争现在对我们是一场独立战争。我们可以说这是一场推迟了的独立战争,以91年独立起算,推迟了30年。又或者推迟了数百年,以强邻入侵的历史来算的话。

我毫不怀疑我们赢得独立的前景,就像其他国家在独立战争中胜出一样。那些不再做祈求请愿的访民的人,将真正执掌自己的生活与未来。

但我们必须时刻铭记在心,代价是数万人的生命,死于敌兵,为了独立,为了你们自由选择生活在什么样的乌克兰的权利。

所以我对你们的问题:这值得吗?

我真切希望听到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原文链接:原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趣记博客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uji.org/archives/5511
image.png

作者: 我爱喝可乐

喜欢摄影,喜欢看电影和搞黄色。喜欢和喜欢的人(男女不限)讨论有深度的话题,有点中二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